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B virus, HBV)是引起乙型肝炎(简称乙肝)的病原体,属嗜肝DNA病毒科,该科病毒包含正嗜肝DNA病毒属和禽嗜肝DNA病毒属两个属,引起人体感染的是正嗜肝DNA病毒属。HBV感染是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随着基因工程疫苗的生产和投入,乙肝疫苗的普及率逐年上升,感染率呈下降趋势。
乙肝 乙肝网HBV 乙肝医疗 业界市场 查看内容

谁炮制出103位乙肝治愈者:乙肝病友指混淆概念

2013-6-8 10:14| 发布者:乙肝五项| 查看:295| 评论:0

摘要:医护人员正在进行阻断乙肝母婴传播治疗 ◎供图/《大公报》 资料图片:请勿对号入座 ◎供图/青岛新闻网 “肝病学分会从来没有发布过‘乙肝临床治愈’消息。”1月16日,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席贾继东对本报肯定地 ...


 

谁炮制出103位乙肝治愈者:乙肝病友指混淆概念

 

医护人员正在进行阻断乙肝母婴传播治疗 ◎供图/《大公报》

谁炮制出103位乙肝治愈者:乙肝病友指混淆概念

 

资料图片:请勿对号入座 ◎供图/青岛新闻

    “肝病学分会从来没有发布过‘乙肝临床治愈’消息。”1月16日,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席贾继东对本报肯定地说。他这番话针对的是1月13日一些媒体有关“103名乙肝患者临床治愈”的报道。

    这篇名为“乙肝首批临床治愈者诞生”的报道称,“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联合通报:目前我国已有103位慢性乙肝患者通过免疫重建方式实现临床治愈”,文末还提到一种“派罗欣抗病毒治疗的方案”,并用“停药后几乎不反弹”来描述其效果。贾继东指出,“肝病学分会不可能会推荐某种药,而且乙肝临床治愈是一个医学常识,并非医学突破。”

    发布这条新闻的记者透露,该消息来源于“2007年三亚肝病论坛”。而该论坛的媒体沟通会是由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组织的,这家公司就是“派罗欣”的生产者。

    乙肝病友指乙肝治愈概念混淆

    “乙肝能治愈了!”1月14日,很多网友在百度乙肝贴吧里奔走相告。消息来自1月13日某媒体的一篇报道,名为“乙肝首批临床治愈者诞生”。文章称,“今天上午,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联合通报:目前我国已有103位慢性乙肝患者通过免疫重建方式实现临床治愈。”文末还提到一种叫做“派罗欣抗病毒治疗的方案基于免疫重建,就是帮助恢复受损的免疫系统,以逐渐强大的免疫机能来对抗病毒,同时以长效干扰素作为‘外援’进行抗病毒治疗,停药后几乎不反弹。”

    “乙肝”贴吧里,一位署名为“吕鹏医生”的网友在一片兴奋中显得比较冷静。他分析指出:乙肝不会通过消化道传播,而该新闻却称“他们不再具有传染性,再也不需和别人分餐”;

    “103名患者均通过治疗实现了表面抗原血清学转换,即表面抗原转阴,并出现表面抗体,”说明这些患者已经完全治愈,而“临床实践最接近治愈的状态,也是目前可以取得的最好疗效。”前者为痊愈,后者为临床治愈,两个不同的概念放到了一起;该新闻只提到了103人治愈,却未公布多少人参与了治疗,即分母多大?报道只说派罗欣的优点,而对其缺点只字未提。地址为“61.141.207.*”的网友质疑,“是给某种药做广告吧!?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报道,值得琢磨”。

    肝病学分会否认发布“乙肝临床治愈”消息

    “乙肝临床治愈”这样的一个爆炸性消息,在“通报机构”——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与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的网站上却没有痕迹。

    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的苏先生15日上午告诉记者,“我们从未发布过这条消息,因此这消息不代表基金会的立场和观点。”至于临床治疗过程到底如何,基金会也不清楚,因为并未介入其中。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席贾继东教授的办公电话终于在1月15日下午3点时接通。

    贾继东教授委托本报发表三点申明:第一,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从未通报“目前中国已有103位慢性乙肝患者通过免疫重建方式实现临床治愈”这一消息;第二,“乙肝表面抗原转阴”并非最新的医学突破,国内外临床研究证实经过正规的治疗(特别是干扰素类的治疗),确实有3%-5%的慢性乙肝患者可以达到乙肝表面抗原转阴,这是一个肝病研究领域的常识问题;第三,肝病学分会绝不会向患者特别推荐使用某一类药物进行治疗,而是希望广大医务工作者按照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与感染病分会2005年12月联合发布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所推荐的基本原则,对慢性乙肝患者进行合理治疗、系统观察。

     贾继东说:“据国内外文献报道,病情稳定的慢性乙肝表面抗原阳性者不经任何治疗每年约有1%左右的转阴,这也是常识,很多医生都知道”。他还表示,从医学科学的角度来说,不能只说明“治愈”多少名患者,还应说明共治疗有多少患者。作为严肃的肝病临床医生,他希望媒体报道要理性、全面、客观,让广大读者特别是乙肝患者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16日下午5点,两家机构的网站上挂出对此报道的联合申明。申明内容与贾继东跟记者所述一致。

    佑安医院:确有23名治愈者,但同样方法没治好的更多

    原报道提到,在103名治愈的患者中,“北京佑安医院陈新月教授通过‘免疫重建的派罗欣治疗方案’,临床治愈的患者有23例。”

    1月15日上午,记者致电北京佑安医院时被告知,“经医院紧急研究决定,设立一个咨询处专门解答媒体想要了解的情况。”但此后近两小时里,记者反复拨打该处电话,却一直在占线中。

    “乙肝临床治愈”到底是什么概念,算不算真正治愈?记者试图与报道中提及的陈新月教授和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巫善明教授联系,但陈、巫二位教授正在出诊,无法联络到本人。

    下午2点,记者赶到了北京佑安医院,找到该院设立在住院部9层的媒体咨询处。记者询问,乙肝治愈是针对所有的乙肝患者吗?工作人员耿楠解释说,“不是每个乙肝患者都适用这种疗法的,你要注意报道后面的小提示,‘转氨酶异常波动,疾病尚未进展到肝硬化、肝癌的患者都可尝试使用派罗欣抗病毒治疗方案’。”

    记者又问道,“这是不是一次统一的、有规模的试验?为何不同医院的成果要由一个部门在同一时期发布?”

    耿楠说,病人并不是参与到某种药品实验的志愿者,而是常规患者。“这23名临床治愈的乙肝患者,只是在同样的病情下、使用同样抗病毒治疗的方案中的一部分”,至于这部分人患者有多少人,耿的解释是,因为不是某项实验,医院并未作过统计,用同样疗法没有治好的还有上千例甚至更多。耿楠拒绝了记者希望证实这23名患者是真正被治愈了的要求。

    但耿楠很肯定,这个数字是真实的,不是为了吸引患者而编出来的数字。佑安医院没有必要做这样的广告,医院也从未在治疗前给患者能治愈的承诺。

    消息源于“2007年三亚肝病论坛”的媒体沟通会

    在采访中,原报道中提到的“联合通报”——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与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都否认发布过“103乙肝治愈患者”这一消息。那么,这一消息怎么来的。

    另一篇报道该消息的新闻稿,提到了来源:“2007年三亚肝病论坛”。这名记者说,这条消息来自于该论坛的新闻通稿。因为“乙肝临床痊愈比较少见,应该属于一个突破”,所以他发布了这个消息。

    他介绍说,这次论坛规模很大,据主办方称,到会的有来自全国600多名主治肝病的医师,还有两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包括闻玉梅院士。

    至于103名治愈的患者是在多少参与治疗的患者基础上得来的?他说,“当时主办方提供了这个,参加治疗的人数是200多人,但是考虑到本来治疗的人就不多,我并未将这个数字写进报道。”

    “2007年三亚肝病论坛”到底是个怎样的会议?组织者是谁?跟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与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了解到,肝病学分会的确是论坛的主办方之一,但是该会不会向患者推荐任何一种药物。消息是从该论坛的一场媒体沟通会而来,与论坛本身没有关系。

    报道此事的记者向本报透露,“媒体沟通会的组织者是上海罗氏制药公司,而这家公司就是‘派罗欣’的生产者。”

    院士否认对上海罗氏的“派罗欣”发表过看法

    原报道中曾提到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的观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表示,慢性乙肝的发生、发展同机体免疫功能受损有重大关联,免疫系统缺损为病毒复制提供了机会。例如,儿童感染乙肝病毒后九成会转为慢性,就是因其免疫系统不完善”。

    记者致电中国工程院闻玉梅院士办公室,接电话是一位女士。她告诉记者,闻教授不接受采访。这位女士说,“这些报道之后,很多媒体都给闻教授打电话。针对这件事,已经跟公司沟通过了。这件事情跟闻教授没有关系,是媒体自己的事情,以后会更正的。”

    “您上午跟我说,闻教授在近期曾去三亚参加了一场研讨会,是公司邀请吗?”

    “对的。”

    “是哪家公司邀请闻教授去的三亚?”

    “上海罗氏制药公司。”

    “闻教授在会议上有没有针对‘派罗欣’的治疗效果发表看法?”

    “没有。不可能的。”这位女士挂断了电话。

    罗氏回应:我们的资料真实、科学

    记者就贾继东的申明采访罗氏公司的看法。1月17日上午得到了上海罗氏制药公司企业传播部李立慧的回复。李女士称,罗氏公司支持肝病学分会和贾教授的说法。会议提供的所有资料,其内容都是参照我国乙肝防治指南和国际多中心大型临床试验数据,具有权威性、真实性和科学性。 青年周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